NBA

黑巫师朱鹏第二十九章纯阳与融阳融阳观

2020-01-25 02:11: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巫师朱鹏 第二十九章:纯阳与融阳,融阳观

势力庞大横跨诸天世界的巫师文明没有宗教亦或学派限制,类似于中国古代春秋战国时期那样的宽松风气,通天巫塔任由诸多巫师学派林立,甚至任由各类非巫师学派抢夺生源。

在通天巫塔之外的第二区巫师城内,除了诸多的巫师学派外,还有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职业学院……他们很多时候不收费,甚至倒贴钱,只要你有资质并且乐意过来学习修行。

然而即便把条件放得如此之低,这些被牢牢压制的各职业学院每年能招上来的学员也仅仅只是大猫小猫两三只,甚至许多学院由于生源过少而不得不合并经营,以此来提高竞争力。

体质侧的盾卫、重步兵、重甲剑士职业……

力量侧的狂战、野蛮人……

敏捷侧的游侠、盗贼、刺客……

精神力侧的巫师、巫师、巫师……

智力侧的巫师、半巫师、伪巫师……

意志侧的骑士、荣耀剑客、剑圣……

在巫师世界庞大的文明压力下依然能如同荒草般艰难生存的职业学院,基本上都是有各自传奇甚至超凡境界的强者支撑,然而这些强者却又不得不面对自身职业传承不下去的窘境。

巫师世界虽然风气开放,几乎不禁止任何学派甚至宗教,但但凡有点成为巫师资质的学员,基本上都不会再选择修行其它类“劣等职业”了,并且越是资质差的就越专注于巫师职业,希望凭借更多的投入与专注晋升到更高的层次。反倒是那些黄金、白金甚至钻石级血脉等级的天纵之才,会有选择的辅修一些职业来增强自身底蕴。

主职业巫师辅修其它类职业的强者中,最出名甚至最强悍的就是那位传说中一言不合,撕袍子就上甘道夫·阿不思先生。

五阶传奇大巫师世界之王兼职五阶狂战,那性情,按照地球人的土语讲:“生死看淡,不服就干”问题是同阶真的没人干得过他,就算是比他更强的六阶生命体,也有许多人忌惮这疯狗……这不是贬义,巫师不贬低力量。

能够被六阶巫师忌惮的五阶生命,哪怕被称之为“疯狗”也足够夸耀了。

巫师世界不禁止任何宗教传播信仰,哪怕你传播的是邪神、甚至恶魔的经文也没关系……敢伸爪来拿巫师世界的灵魂资源,手来剁手,爪来剁爪。

七阶深渊魔龙王相当于中等神力,配上龙族那近乎无与伦比的种族天赋,一般异位面的强大神明都未必是魔龙王的对手,然而它现在挂在天上充当发电站兼超大号白炽灯呢。

如此威慑力,即便是深渊领主亦或炼狱大公看了也得掂量一下,为点诸天世界哪都有的灵魂,把自家小命放在赌桌上值不值得。

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巫师文明笼罩下的民众哪还会有人去信仰所谓神明,所谓距离产生美,距离产生敬畏与神秘感,现在一个中等神力的魔神就在自己脑袋顶上挂着,跟超大号电灯泡似的想看不到都不行……巫师世界一开始并不是没有牧师与教堂,只是现在真的不容易找到了。

深渊魔龙王的存在,就是对于一切神职者赤果果的嘲讽。

一切职业学派与宗教,哪怕从未被通天巫塔所针对过,但它们在那般庞然大物的身侧,仅仅只是能苟延残喘,甚至只剩下垂死前的一两口气支撑着没吐出去而已。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朱鹏面前的“融阳观”香火居然颇为鼎盛,进出往来的大多是巫师世界的色目人,他们行则豪车代步,穿则锦衣华服,若非在道观里接待香客的依旧是一位位青袍黑发的道装男子,绝大多数地球人甚至华夏人,恐怕都认不出这是一座道观。

朱鹏身后跟着数名以小推车推着大米白面的中国力工,他没走正门,而是带着力工们从侧门进了融阳观,一派轻车熟路的姿态。

理所当然的轻车熟路,武当纯阳宗类似华山剑宗与气宗一般,一样是分成两脉,一者纯阳实证部,讲究道法纯阳,实证不虚,一步一通天。

一者融阳炼心部,认为道法自然,应以红尘炼心,道心圆满则大道可期。虽然是一宗两脉两种近乎截然相反的证道理念,但“纯阳”与“融阳”这两部千年以来彼此照拂同气连枝,虽然因为彼此修炼理念的不同而在各自道路上有所分歧,但双方殊途同归,所追求的最终终点与同源事实,从未改变过。

“你们把这些米面食材放在后院那间库里,这是工钱,点点。”朱鹏一指之后,便递给一名为首的力工数枚银币,数量自然是只多不少的。

“嗨,不用点,小哥您每过段时间就给融阳观送米送面,平常我们这些苦哈哈也不少受观主的接济,按理说你往这送米面我们出点力气是不该收钱的……”

“理解,你们也不容易,都是想给家里孩子拼个好前程,你小儿子还在巫师城上学,需要钱的地方很多。对了,他在哪个学院来着?”

“骑士与毅力学院,不但不收学费,我们家孩子还时常托人往家里捎奖学金,而且骑士学院风气好,毕业后巫师老爷们也愿意收下当护卫骑士。可做父母的,总想再给孩子添点什么,不说魔兽坐骑,哪怕是一头混有魔血的角马呢。”

“你孩子我见过,意志坚定体格也棒……”说到这里时,朱鹏想了想,终究还是没忍住的附加一句:“毕业后宁可去当流浪骑士也别去给黑巫师当护卫骑士,虽然他们给得价最高看似待遇也最好,但黑巫师的钱并不是那么好拿的。”说了一句自己本不该说的话,朱鹏拍了拍那位力工宽厚的肩膀便转身离去了。

这些力工大多是四五十岁的年纪,打游戏上分他们是肯定打不上去的,又泯然于众并没有什么出色的特长,想要挣钱自然只能从事一些重的体力劳动,在巫师世界统治地球半位面的今天,他这种家庭情况的还算是令人羡慕的中产阶级,有收入来源,有稳定住宅,有一个孩子在巫师城骑士学院修行,算是有希望有奔头的。

……黑巫师的钱,不好拿……

融阳观香火虽盛(对比而言),内外建筑却远远谈不上金碧辉煌,只能说是干净素雅闹中取静。

朱鹏步入空旷静寂的主神殿内,非常娴熟的捻香、上祭、跪拜,伴随着森然的礼仪动作,他心中原本有些杂乱的心绪念头渐渐得到舒缓抚慰,烟火萦绕间的神像在朱鹏看来便恍若自己已然过世的师父,让他平和、安宁。

在淡白烟气间,平静的道意中,恍惚不知过了多久,似百年又恍若一瞬,男子耳边传来轻轻地昵声软语,打破了这难得的心灵静谧。

“喂,你是一个牧师吧?”

朱鹏在盘坐入定中缓缓睁开双眼,第一时间入目的,却是朱红色的双唇,洁白象牙似的玉齿,少年人下身不动把上半身躯稍稍后仰,看到得却是一位有着妩媚脸蛋丰腴身材的美妇人。她脸蛋还鲜嫩得恍若十七八岁的怀春少女,然而气质却过于诱人成熟,恍若一颗饱满蜜汁的熟透鲜桃,让任何男人都不会把她误会成不堪摘取的稚龄少女。

此时此刻这位熨烫着粉色大波浪的动人尤物在朱鹏面前弯腰笑语,她穿着的是一身蓝色学士服般的巫师长袍,这宽大的袍衣穿着在身材适中的人身上还好,穿着在朱鹏眼前这个恍若魅魔般的女人身上,该松的地方不松,衬得她圆臀细腰,曲线夸张得惊心动魄。该紧的地方不紧,此时此刻女孩冲着朱鹏弯下柔软的腰肢,让那两大团毫无内衣遮掩的**撞入朱鹏眼帘,熟透美妇人身上的体香伴随着眼睛美景侵入朱鹏的感观,让多年苦修纯阳的男人刹那间周身气血如沸……朱鹏闭上眼睛一瞬,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下一刻,当他再次睁开双眼时,目光中已然恢复了一片清明淡然。

这样的变化,让恍若妖精般妩媚诱人的女子眼中闪过一抹惊奇之色,只不过下一刻便被她完美的掩盖压制。

其实,若不是在这道观之内,神像之侧,即便是朱鹏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在眼前美妇的魅惑中挣脱,然而在这道观之内,神像之侧,就好像朱鹏他师父站在旁边看着呢,朱鹏吃了几个熊心豹子胆,敢在自己师父面前露出一脸猪哥之相?

只能说对方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选择了错误的对手。

“你是这个教堂的牧师吧?我看你刚刚的样子,觉得你比那些半吊子牧师厉害多了,这是我们两个刚刚的占卜,你给我们解一解吧。”

一边说着,粉色大波浪长发的蓝袍尤物一边递给朱鹏两根竹签,她的小手就好像是凝脂美玉塑成的一般,指甲上还涂抹着黑紫色的油,映衬得那如玉小手越发白美细腻,夺人眼目。

接过那两根竹签,直到这时,朱鹏才注意到在这女子身侧,还有一位怯生生恍若小麋鹿般的甜美女孩,她一头齐耳的棕色短发,姣好秀气的面容,此时有些腼腆的躲在那尤物的身侧。

因为被朱鹏看了一眼,她洁白的脸颊上居然出现明显的羞红……

成都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北区
广州市荔湾区芳村中医医院怎么样
天津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柳州白癫风治疗方法
合肥什么医院治癫痫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