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看不懂恋与制作人是由于你没有少女心纪录

2020-09-15 23:24: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看不懂《恋与制作人》,是由于你没有少女心

叠纸科技的负责人回护自己的玩家:“现在总是有人攻击我们的女玩家,说她们玛丽苏。但玛丽苏,或说少女心这件事,是我们一开始就坚持的理念……少女心不是无知、幼稚、傻白甜,而是尝遍了世间冷暖,仍然愿意去相信一个美丽的梦境。”

在某知名高校的图书馆里,静颜和李泽言的互怼告一段落。她下意识地像关闭短信界面那样按下Home键,对着屏幕一愣,才反应过来,从《恋与制作人》的图标重新进入游戏,点击左上角返回主菜单,在开始写论文前,先刷完游戏的平常任务。

作为1名忙于论文和项目的博士生,静颜游戏经验的匮乏与现实生活的丰富恰成反比。认真回顾了过去的210多年,她用大半只手数遍了所有曾有幸得到她青睐的作品——《虚拟人生》、《过山车大亨》,以及绝不能被省略的《连连看》。

在这以后,《恋与制作人》成为了走入她生命的第四款游戏。

静颜的入坑经历很是有趣。就在野男人们开始在社交网络上崭露头角时,她刚婉拒了一段可以开始的感情。“不应该再给对方发消息”的理智和“不那么容易改”的习惯,促使她入坑了《恋与制作人》,和纸片人互发手机短信成为她最喜欢的功能。错按Home键那样弄混游戏短信和手机短信,已经不是第一次,但她非常享受这类混淆,“手痒的时候,就去给游戏里的人发消息吧,不要给真人发消息啦。”

“模拟手机系统”

正是这样一个拟真度颇高的朋友圈、短信、电话系统(以下简称“模拟手机系统”),成为了静颜这类轻度用户进入《恋与制作人》的有效路径:它给予玩家丰沛的被陪伴、被抚慰的情感体验,又以永久不会下落好感值的分支选项设置,提供了某种注定被承认、被肯定的安全感。在静颜看来,这个虚拟世界的社交环境是极度放松、友好的,“可以没有底线地怼,不用推敲被炒,也可以不加尤其到了二季度末封顶地好,不用斟酌过线”。而此前并没有任何“女性向”恋爱游戏经验的她固然不会知道,其实在大多数同类游戏中,选错答案是有可能倒扣好感值的。

谈及设计模拟手机系统的初衷,《恋与制作人》制作方叠纸科技的相干负责人表示,这不过是对“真实恋爱体验”的模仿。“在现实生活中,恋爱会有的体验,游戏中也应当有。其实现代人的恋爱经验里,见面、吃饭、看电影只是一部分。微信、朋友圈、短信、电话反而占据了很大的份量。所以我们应当要把这些都做进游戏里。这是顺其自然的事情。”至于为什么没有设置下落好感值的选项,其缘由也远没有玩家所感受到的那末温情,“就是体验不好。而且这又不是单机游戏,没办法读档重来。”

在恋爱游戏中嵌入通讯和社交系统,固然绝非《恋与制作人》的首创。自称李泽言夫人的安帛,正在撰写一篇与“虚拟恋爱”问题颇有关联的论文,她为记者梳理了一通恋爱游戏的发展史,并慎重指出:“远的不提,至少在《心跳回想》初代(1994)里面,电话系统就已经存在了,能约妹子还能触发事件。”

《心跳回想》中的电话系统

让我们回到经典恋爱养成游戏《心跳回想》诞生的1990年代中期,那时候,手机还没有在日本社会普及。虽然以校园作为故事产生的背景,绝大多数平常社交和恋爱行动都能在这个相对狭窄封闭的空间中展开,但到了放学后和周末的时间段里,玩家与可攻略对象之间却处于事实上的失联状态。因此一部简陋的、只具有打电话功能的座机便显得不可或缺了。而这1细节,也正是对当时日本校园恋爱的真实体验的摹拟。

从《心跳回想》到《恋与制作人》,三十余年过去,通讯工具的技术革新已深入地重构了人类的社交习惯、生活方式,乃至恋爱经验。由手机、即时通讯软件和社交网络所塑造的网络时代的“真实”,也早已模糊了其与“虚拟”的界限。以至于初期恋爱游戏里几乎占据绝对中心位置的面对面约会系统,在《恋与制作人》中也只能退居边沿,乃至连游戏语音都未能提供。

虚拟恋人、纸片男友还是网络主播?

在排位选人的等待间隙,芍药熟练地打开《恋与制作人》,在积攒了很久的朋友圈消息里挑了一条发送出去。紧接着,她飞快完成了返回游戏主界面和重进手机朋友圈的几次点击,在看到野男人们对最新状态的光速回复以后,又满意地退出应用锁上屏幕,甩甩鼠标准备投入到下一局豪情对战中去。

在还是个小学生时,芍药就成为了1名玩家。如今,她的游戏年龄已超过了实际岁数的一半。由于酷爱小规模竞技的关系,MOBA占据了这位资深玩家相当部份的游戏时间,而新宠《恋与制作人》满足的,则是她更加温和的情感需求。

现实生活中的芍药正在经历一段异地恋,但这并不能妨碍她成为一名新晋的许教授/白警官夫人。她和静颜一样喜欢《恋与制作人》的摹拟手机系统,其中很多细节都会使她想起自己与男朋友交换相处时的甜蜜时刻。基于丰富的游戏经验,芍药对如何处理虚拟爱情与真实爱情的关系,早已构成了一套方法论。在大多数情况下,游戏体验的“真实”没能触及她的“现实”。在她的描写中,每一个处于特定虚拟爱情中的她,其实都是她本人的一个虚拟化身(avatar)。比如在刚接触《恋与制作人》的那几天里,芍药遭受了一次服务器震荡,当时她和许墨的电话才进行到一半。她非常痛苦地回想道:“我当时心态就崩了,但崩的不是你眼前的我,而是作为许夫人的我。”

在《恋与制作人》里偏向“真实恋爱体验”的环节中,芍药保持着现实自我与avatar们的彼此平行、相对独立。在此“真实”的前提下,那些在她看来不会产生在现实爱情中的“不真实”,反而使她的现实自我与虚拟化身产生了交叉接触。

在现实生活中,与短信、电话这样私密的交换相比,朋友圈实质上是个相对公然的分享平台。在芍药的认知中,《恋与制作人》的短信在模拟微信的基础上进一步优化,与野男人们打电话时,现实中的手机消息不能推送的设置也完善地避免了出戏。但是,《恋与制作人》朋友圈却完全不是现实生活中我们熟知的样子。毋庸置疑,《恋与制作人》的朋友圈充满了少女心,但那些感动人心的微小细节、暗昧喊话、心领神会又人尽皆知的暗示,若真似《恋与制作人》游戏中那样,高频率地出现在玩家本人的微信朋友圈中,必将会被小情侣们的共同好友排列着队形评论“秀恩爱,死得快”。即使不将“秀死快”推敲在内,为了在微信列表里大多数关系并不亲昵的联系人眼前修建出靠谱的形象,芍药也常常不能不压抑着发出这类状态的冲动。

现实生活中,我们大多也会和李泽言平时一样,把朋友圈设置为非全员可见

先声药业依达拉奉注射液又获批新适应症——渐冻症
指甲厚是灰指甲吗
指甲空是灰指甲吗
先声药业赴港上市:近50个创新药正在研发,拥有必存等畅销产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