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申维辰下飞机即被纪委带走接机者等候无果报警0

2019-08-15 10:30: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当地被拆迁户展示遭强拆照片

供图/CFP

申维辰从政履历1975年后,申维辰仕途起步,曾在当地体委、共青团系统任职,并于1989年任山西省体委主任、党组书记。1994年他担任山西晋中地委副书记,此后先后履职晋中行署专员、晋中地委书记、晋中市委书记、山西省委宣传部部长。

2006年1月,申维辰任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直至2010年9月调任中宣部副部长,2013年4月从中宣部副部长岗位调任中国科协任党组书记,两个月后当选中国科协副主席,主持中国科协常务工作,后任中国科协常务副主席、党组书记、书记处第一书记。

4月17日,新华社报道,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人证实,中央已决定免去申维辰的领导职务。

申维辰被查处前并无明显征兆, 4月9日他还出席江西省科协第七次代表大会并发表讲话,中科协网站在4月10日还曾经刊登他在密云调研的消息。4月12日,他从南昌返回北京,一下飞机就被中纪委带走。太原当地人士透露,申维辰落马,主要是他2006年至2010年任太原市委书记期间涉嫌贪腐,在地产项目上或存利益输送等问题。

4月12日下午,飞机平稳降落到首都机场,一层淡灰色的雾霾笼罩着机场外的天空,从小雨淋漓、空气润肺的南昌飞到北京,不过才2个小时10分钟。然而,该航班上的几名乘客在下飞机后却失踪了数个小时,其中,一名乘客身高近1.9米,长得相貌堂堂。

在国内到达出口,几名接机男子等候多时,直到乘客全部走光,他们所接的“重要人物”及其三四名下属仍然没有出现。他们连续拨打这几个人的电话,但均提示关机,向机场工作人员询问也一无所获。在请示了领导之后,接机人选择了报警。

当晚8点55分,谜底由中纪委揭开:中央纪委监察部在其官方网站宣布,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申维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调查。知情人向北京青年报记者透露,中纪委工作人员在机场将申维辰及下属直接带走。5天后的4月17日,新华社报道,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人证实,中央已决定免去申维辰的领导职务。

申维辰是今年首位被调查的正部级官员,他还是中共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在申维辰之前,被调查的省部级官员包括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原陕西省政协副主席祝作利、原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道铭、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和江西省原副省长姚木根。申维辰也是十八大以来第23位被调查的省部级官员。

“他的问题主要出现在其担任太原市委书记期间,当时太原有很多大拆大建的大型房地产项目,牵涉到多家房地产开发商及政府官员。”太原当地知情人透露。近一两年来山西官场“地震”不断,今年3月随着金道铭落马,山西官场进入“地震高发期”,曾经11天内7名高官落马。

据媒体消息,近日申维辰落马后,太原又有多名官员和地产商受到调查。

申案牵涉多名官员

申维辰被查处前并无明显征兆,据媒体报道,4月9日他还出席江西省科协第七次代表大会并发表讲话,中科协网站在4月10日还曾经刊登他在密云调研的消息。

知情人分析,从申维辰被带走的过程看,说明中纪委办案前没有任何消息透露,“将其从机场带走、不让开机、当晚就宣布其涉嫌违纪违法,一气呵成”。

有媒体报道,山西得一文化集团董事长胡树嵬和山西千禧集团原董事长史国民在4月4日被带走调查,其部分办公室贴着封条。据山西商界人士介绍,出生于1969年的胡树嵬也是山西人,山西大学肄业,20年前将企业挂靠在团省委主管的《山西青年》杂志社下做图书生意,后因盗版、出版非法内容获刑。此后,胡树嵬开发得一文化广场主营图书批发业务,与时任省委宣传部长的申维辰结识,常支持、赞助省委宣传部的文化活动。“找到靠山”的胡树嵬宣布进军房地产,目前其开发的“得一·理想国”项目仍在销售,不过近日北青报记者探访发现,其售楼处大门关闭,保安守护大门,房价需要保安代为询问。

目前,得一文化集团的办公室也加强了“戒备”,北青报记者发现,到得一广场4楼的电梯不停,该集团需要预约才能进入,该集团人员也拒绝接受采访。

千禧集团原来是亲贤村的集体企业,在申维辰做太原市委书记期间开发了数个大型房地产商业项目,多名村民也多次举报该集团董事长史国民违法侵占村民土地、从集体企业获取私利等问题。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4月13日,忻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太原市前任副市长吉久昌被带走调查。与此同时,太原市国土资源局总工杜怡及该局前任局长张宝玉也被带走。

知情人称,有被查处的山西官员向组织交代,在申维辰担任太原市委书记期间,曾向申维辰行贿数百万元。还有一种说法,初步调查申维辰涉案的资金数亿,查抄其名人字画1000多幅,不过该说法尚未得到权威部门证实。

北青报记者根据公开报道获知,申维辰任太原市委书记期间,太原多名规划局官员因涉嫌贪腐“落马”,还发生过涉及60多名官员的窝案。2007年10月,太原市规划局原副局长贾建志因非法收受贿赂45000港元,被判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此后,2011年4月原太原市规划局副局长王凤玲也被调查,涉案内容之一是违规修改规划,为开发商侵占公园绿地开绿灯。

在申维辰落马之前的3月18日,山西省纪委监察厅发布消息,山西省太原市民营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张波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调查。知情人透露,在龙潭片区旧城改造拆迁过程中,时任太原市园林局局长的张波曾在龙潭公园部分绿地划拨给地产商开发过程中起到关键作用,并因此被申维辰提拔。

媒体报道称,在2010年底,山西省检察院根据线索控制了一名为房地产商跑项目审批的“中间人”。内部人士透露,这名“中间人”与太原市规划局关系熟络,房地产商通过他办理规划审批,每单公开要价200万元,这名“中间人”的行贿记录涉及官员60多名。

拆迁户放鞭炮庆祝

“听到申维辰落马消息,我们第二天就去北大街的广场放鞭炮了,拆迁户纷纷买鞭炮放。”原龙潭片区的商铺店主李云(化名)说,胸中出了一口闷气。

多年来一直举报的李云等拆迁户手里积攒了四大箱材料,不少是他通过政府内部人士才获得的。“龙潭片区的拆迁、建设等等,我们都没有看到过完整的合法审批手续。”头发花白的李云已60多岁,当年他在太原龙潭片区有一个位置最好的铺位,开自行车、摩托车店,一年轻松赚100多万元,但拆迁后铺位被“补偿安置”到偏僻小街道里,生意一落千丈,心中憋闷。“我死扛了5年,直到去年才无奈签了拆迁协议,损失少说几百万。”

拆迁户张雨(化名)也称有一间65平方米的商铺,2008年市价一平方米38000多元,因无法面对骚扰,张雨接受了3万元的拆迁价格。“拿到了200多万元,只能买套房子住,再也没钱买店铺了。”

李云、张雨等拆迁户举报的主要是“龙潭片区违法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为开发商廉价提供黄金地块”及暴力拆迁、逼迁、补偿安置不到位等问题。他们认为,2007年以来,太原市城区范围内招标出让的地价,每亩均在500万元以上,而黄金地段的龙潭片区,每亩却还不到300万元。此外,龙潭地块还存在违法侵占大片公园绿地问题,开发商把龙潭公园变成了“豪宅”的“后花园”。

2007年6月《太原日报》曾报道,太原市政府与某知名大地产商签订《太原龙潭片区改造项目合作协议》。报道称,申维辰要求,全市各级各部门特别是相关职能部门,要积极为龙潭片区改造提供优质高效的服务,确保工程顺利进行。同年9月,该地产商以15亿元成功取得龙潭片区地块,曾公示的面积超过40公顷。

李云说,原本近7000户的龙潭片区,到今年只剩下几十户“钉子户”了,李云手里积攒了上千张被拆迁户拍下的遭强拆等照片。

李云等人相信是自己的举报加快了申维辰落马速度。“去年我们在中央纪委监察部开通的举报网站上实名举报申维辰,去年中央巡视组进驻山西时,龙潭片区的拆迁户代表曾经找到过巡视组,巡视组组长接待了我们并收下材料。”

4月17日,太原市房屋征收补偿管理中心龙潭片区征收办公室的娄主任未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

13岁就进乡政府工作

今年58岁的申维辰是山西长治潞城沟北村人。根据其简历,1969年8月,当时只有13岁的申维辰就参加了工作,在潞城县黄池乡政府当电话员,1972年曾入山西大学体育系学习。

关于这一点,2011年申维辰在《沟北村志》撰文解释说,当时他和其他几个同学去乡里面试,公社的负责人轮流问话,然后就要了他。他之所以被选中,是因为从小个子高,看上去像个大人。

不少山西当地人表示,申维辰没有家庭背景,一步一步从最基层干起,基本上稳步提升,仕途顺利。仅有的跨越也是在1983年,当时申维辰从潞城县委办公室副主任升为该县县委常委、纪检委副书记,当年11月又被任命为共青团晋东南地委书记。1984年7月,申维辰担任共青团山西省委副书记,28岁成为副厅级干部,38岁转为正厅级。“当时全国改革开放热气腾腾,干部年轻化步子加快。”申维辰在文章中自述。

不过,潞城市当地人称,申维辰在1983年遇到了“伯乐”,“当年一位中央某部门领导到潞城,申维辰热情接待,展现了工作能力,给领导留下很好的印象。”此后不久,申维辰就任共青团晋东南地委书记,开始“飞黄腾达”。

申维辰此番落马也引发了当地人对其贪腐、私生活的种种议论。当地人透露,申维辰、金道铭及山西前首富张新明等人有交集。而曾任山西纪委书记的金道铭违纪案,缘起该省多名老干部举报,在举报材料中,金道铭被指曾插手“山西首富”张新明5年前的偷税案处理,而该案件至今仍未有结论。

出身贫寒家教严格

申维辰曾为村志撰文四五千字表达“故乡情”。“我从小对点灯很着迷。”申维辰在文章中说,他的父亲是城里一个木筑厂工程师,他的父亲动用在县里的人际关系,托熟人帮忙买电线、电闸等准备为村里装电灯。“人托人可以摸着天”,这是他最早从父亲那里学来的“谚语”。

“文革”中,村里一年多停课,申维辰就在村里学种地、和父亲学干木匠活。“母亲、姐姐和我三人在村里,生产队按人头分下的粮食总是不够吃,我们就一起上山捡羊粪交给生产队顶工分。”

“春天帮下种,夏天锄玉米,秋天掰玉米、拔大豆、摘蓖麻等等都干过。”根据申维辰在文章中所述,他在农村的生活经历对他的仕途也有帮助,后来他在潞城县委办公室工作时,陪县委书记下乡调研,他因为有干农活经验,讲解农民生产习惯和种地的讲究,给县委书记留下好印象,后来他被派到潞城城关公社做党委副书记、革委会主任,而那时他才24岁。

申维辰在文章中谈到他的家人。他的爷爷、父亲都是木匠,父亲后来患膀胱癌,在北京做手术后返村,1979年父亲去世,他的姐姐也在青壮年时早逝。而他的母亲小时候命也很苦,“3岁时死了娘,7岁上又死了爹,寄人篱下,吃尽苦头。特别爱看戏的习惯使她深明大义,对孩子严管严教是出了名的,我从小挨打受骂是常事。”

根据北青报记者了解,申维辰事发时他96岁的母亲尚健在。平日里,申维辰经常到榆次区探望老母亲。提到母亲对自己教诲时,申维辰写道:“特别是当有人来访时每次都要亲自查看带了些什么礼物,一旦发现是贵重物品,马上对我板起面孔要求不能收下。”

热衷研究山西历史文化

申维辰曾经当了6年山西省委宣传部部长,显示出文化策划能力,提出 “华夏文明看山西” 的口号。早在2010年9月,就任中宣部副部长之前,申维辰就因策划、推动了《乔家大院》、《八路军》、《吕梁英雄传》等热播晋剧,以及舞剧《一把酸枣》,受到媒体关注。他还一手创办了山西的另一个文化品牌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是首届平遥国际摄影大展组委会主任。

《环球人物》杂志2007年曾发表文章《申维辰:华夏文明主根在山西》,中国著名的历史学家、考古学家李学勤说申维辰,“学养深厚,对山西的历史文化,有着深入的体认和热烈的感情”。

昨天,北青报记者联系到李学勤教授,他回忆道,当年带学生去山西大学考察,山西大学介绍他和申维辰认识,感觉申维辰很重视山西文化,也有一定见解。后来申维辰到北京后,还请过李教授等人吃饭。后来,申维辰出版了《华夏之根》。“从一个领导干部角度看,他能写出这样一本研究比较深入的书是非常不错的。”北青报记者发现网上曾经销售过该书,作者为申维辰个人。知情人说,申维辰确实喜欢研究山西历史文化,而且有山西当地的一些专家教授帮忙,这本书还是有研究价值的,不属于水货。此外,申维辰还是山西大学历史学博士后科研流动站的合作导师,研究方向则是北方考古。

突然落马令老乡震惊

申维辰多次回村上坟祭祖、参加村民活动,还在该村修《沟北村志》时给予大力支持,多次过问编修过程。

北青报记者拿到的这本《沟北村志》近400页、有45万字,印刷精美、32张彩页,定价128元。在村志中,除了申维辰撰文数千字讲述自己对村子的感情之外,还有多张申维辰参加村内活动、其母亲和妻子回村看大戏等照片。据村志记载,1997年任晋中地委行署专员的申维辰为村内修水泥路捐款7000元。2009年申维辰90多岁的母亲回村并为关帝庙捐款6000元,太原市文物局、施工单位、潞城市委的一位副书记等均捐款,最终村里的关帝庙投资200万元修复。

申维辰的老家沟北村位于潞城市东南方向近15公里的深山沟内,村内环境整洁,房子较新。全村仅40余户、160多人,大多数姓申。

4月15日下午北青报记者赶到山村。目前,村内没有申维辰的直系亲属、近亲属居住。他家原来的十多间窑洞整修较新,院子内栽种一丛竹子,有石头桌凳,门窗紧锁。申维辰的祖坟位于村南高坡上,一圈松柏环绕着几座坟茔,坟前还有不久前清明节的花圈等物品。

从13岁进入乡政府工作,到40多年后成为正部级高官,作为深山沟里走出的农村娃,申维辰的突然落马,令老乡们深感震惊。

幽门螺旋杆菌感染用不用治
整肠生与乳酸菌素片的区别
肚子痛想吐是什么症状
抗衰老的中药配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