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黑皮

2019-10-12 20:44: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贞姨背着手走在老镇的柏油路上,经过义犬桥时,她倚着石栏看了看桥下的有些浑浊的流水,阴天,有一两个垂钓的街坊。康每次从县城回来,喜欢在这看,看个啥东西?

康就是我。我一直认为贞姨比我大五六岁。贞姨长得漂亮,时兴的烫发,黑里透红的皮肤,我见过很多漂亮姑娘这种黑,黑得叫不出名字,黑得性感而又多情,黑得时尚,自然有一种诱人的魅力。

快到信合社门前时,有人问她今天去不去县里,她去不去呢?不去,心里没着没落的。去了,见了那几个人和县城的风景,也觉得很无聊,心思动了一下,想起一件事,就嗯嗯地应了几声。

小镇上今日不逢集,她和主任说要有一笔账到县社去核对,坐上了开往县城的公共汽车。

她想起什么呢?她听俺妈说我的抑郁症发作,心里有点牵挂。

贞姨十七八的时候哭着闹着要到信合社里来。当时俺妈考虑的是另一个亲戚姑娘。妈与爸一直闹离婚,带着三弟住在信合院里,我常常星期天回老镇看妈,那时我在上中学,也不知哪一天,信合社院里多了漂亮的贞姨!

可以想象贞姨在农村什么都会干,拾柴禾,烧锅喂猪,下地干活,信合社里公家人的日子对她曾经是一种奢望。现在俺妈要考虑找个亲戚,给她安排工作,条件是帮她料理家务,闲时说说话,这个机会太难得了,整日在田地里和灶屋里顶着树叶的贞姨,怎么会舍得这种机会。

她的娘和俺妈的娘是一个娘。我的外祖母,曾经问贞姨,到信合社里有啥好?贞姨心里说你天天粉丝酥肉吃着象过年,我过年只吃二片肥肉,你的闺女坐在信合社里有人说好话上前,穿的是的确良的卡,堂屋卧室里干干净净的,你咋知道我的心思。嘴上却说:我想伺候俺姨!

坐在公共汽车上,有街邻给她出钱买车票。她客气客气,说着笑话起来又坐下了。有时她连起来也不起来。虽说是街邻街坊,还不是冲着她在信合社里上下班,贷款存款汇款方便点?

信合社里天落黑的时候,代办员报完账都回乡下家了,去和老婆孩子热乎去了。小院里只有于叔、俺妈、贞姨、三弟几个人。二弟出外跑生意。我星期天回来吃顿好的。跟于叔主任谈古论今,于叔是小镇四大才子之一,满腹文史,我是学文的高中生,也谈不过他,贞姨在洗衣服,谁知道她也在听呀。

当时大家都看十四寸的黑白电视机,上午俺妈出去看俺姥去了,那台好好的电视怎么不见人影了呢?贞姨问电视谁摆弄坏的?本来不挨我的事,我装男子汉,大声说:俺妈回来就说我摆弄坏的,行吧?这小妮子口强:谁摆弄坏的,也不能把它摆弄坏!呛得我半天说不出话来。你算老几呀?你的工作是俺妈给你安排的!

俺妈把她当仆女使。

我看见过她的胴体。晚黑了,她穿着裤衩背心去尿尿,在灯影里被我看见了,我和妈正在说话,我对妈说:你瞧俺姨的腿还怪黑的!妈说:瞧她干啥!

到信联社里报完账,人事股办公室还有会计股联欢,拉着她去,主任也到场助兴,主任说她穿得排场,要拉着她跳一曲,她一个乡下小妮子,也能来到这种灯红酒绿的场合,从来不好哭,只觉鼻子有点酸。晚上还要回老镇,先出去。

县城不就是大老镇吗?我曾经对她这样说。她还是口强:县城有县委县政府,县城有商品房,县城有大超市,县城有机关,县城有花园,县城有人行道,老镇有吗?不过你没有钱县城的人看不起你。说完黑眼珠盯着我。这话多意味深长,我当时已经大专毕业参加工作娶妻生子,就是没钱。老打妈的秋风!这个妮子,说话真难听!

去看不看俺妈她大姐呢?俺妈已经退休在县城闲住。和二弟住在一起。承她大姐的情啊!年年送礼进贡,今年过年,给这个老不死的买点啥哩?不是她大姐,不是她姨这一家子,她能穿的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在县城大街上走吗?能上县联社象赶集的吗?能找到一个一等功军人吗?

她第一个对象是小学教师,县师范高材生,她不愿意,现在才知道,那小伙子不太象机关里的人,身上土味太重!而贞姨看重这个。

第二个对象也就是现在爱人去过老山前线,一颗手榴弹炸死三个越南人,屁股上负过伤,后来在老镇澡堂里洗澡摸索出一块弹片来。被老镇人传为笑谈。

上不上俺大舅她大哥呢?原来是医院院长,现在也在县城闲住,上不上三哥那呢?上不上二哥那呢?进信合社的时候都给她说过话,要去,四五百元钱又花完了,儿子在南韩留学,每年可要十万人民币!想起在餐馆里洗盘子的儿子,心一硬,坐上了回老镇的汽车。

俺妈曾经跟我说过,说你贞姨喜欢过你。我说那不是差辈吗?我心里咋没有这种想法?妈说,你比她小二岁,你知道个啥?天哪,我只比她小二岁,我还以为她四五十了呢!想想,工作上不顺心,生活上不如意,事业上不进步,她坐在我对面,狡黠的微笑里充满着鼓励,说,多散步,多站站,树影婆娑,灯影黄暗,她的女式黑皮鞋却闪着亮光。

我不知道,我的外祖母在世的时候曾经开她的玩笑:贞啊,你坐下,我跟你谈谈。你喜欢他啥?是因为大学生吗?你是个傻瓜啊?姥姥拿她打趣。你没看见我外孙一身脏乎乎的吗?是个脏孩子呀!

不就一个破大专生吗?亲戚隔几辈,可以吧?大姨!

不行,你不能坏了他的事业!他是国家的人!姥姥生气了,捂着胸口。贞姨不敢再强。

终于又看见老镇的水塔了,我喜欢他啥?我喜欢他这个家宠着他,他的爸是知识分子,他的姥爷我的姨父戴个眼镜是个有学问的人,是个名医。你没看他和三哥对诗:三哥说袖里乾坤大,他笑着对壶中日月长。人跟人不一样。

本来要调到县城工作,可他们这个家不同意,你上县城,老镇的亲戚贷款找谁?

贞姨想:啥时能是县城人呀!

共 21 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贞姨这个人物塑造的非常好,栩栩如生,有血有肉,尤其贞姨的思想活动很丰富,也很符合情节的发展和人物的地位处境。小说就是写人物的,人物活了,小说就成功了。标题曰黑皮,若改为贞姨是否更确切?个见。 推荐共赏。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 -08-19 09:08:02 欣赏新作,问候沙耕先生!

泰州性病医院排名
长治癫痫病医院
临沧治疗宫颈炎方法
泰州治疗性病的医院
长治癫痫病医院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