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流年旋風蛇微型小說

2019-10-12 17:43: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九七五年,我五岁,当然还不到入学的年龄,记忆中每天都在跟着爷爷放羊我爷爷大高个儿,一脸的絡腮胡须,大嗓门儿,脾气暴躁那時候的天異常的藍,水異常的清,原異常的闊,草異常的茂我和爷爷赶着那五、六只绵羊,每天往返在葱郁的羊肠小道上

  那年秋后的那天下午,我们爷孙俩向着广袤丰沃的原野又出发了我爷爷手里挥动着自制的羊鞭,肩上背着荆条背筐,筐里放着一把雪亮的镰刀(每天午后我爷爷都在砂石上不停地磨它),是为了边放羊边割羊草用的我奶奶给我缝制了一个象烟荷包一样大小的碎花小布袋,那是为给我逮蚂蚱而特意制作的小布袋的边口上还匝了一条小松紧带儿,留出两个头儿出来,逮到一只蚂蚱装进布袋里,把两个头儿一抻,再机灵的蚂蚱也跳腾不出来了家里养着一只黑猫,是我的宝贝宠物,总也喜欢它不够似的每天放羊回来,还没进家门,我的黑猫便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喵、喵”叫着扑向我来要蚂蚱吃,这个家伙天天如此,它太精了

  大片大片的秋庄稼全都收割完了,连柴禾叶子都搂了个精光,象和尚头一样干净,只有沟沟沿沿的青草还在茂密地挺立着我一边看着羊,一边东一处西一处地追逐着蚂蚱我爷爷则一起一伏地猫在沟帮上“嚓、嚓”地割着草我爷爷割草是满有一套手法的,有时候遇到一片茂盛的草,他不是一镰刀一镰刀地挨着割,这时候他总是单腿跪下来,左手薅住一把草,右手的镰刀不停地割他的臀部坐在地上一点点地往前蹭,膝下的草散漫成一片,最后才抱成一大捆,这样一捆捆地很快就割满了一大筐草

  临近黄昏时起了大风秋后的风天是很正常的,几乎天天有可这天的风却邪得出奇,清晰暗蓝的远山霎时不见了踪影,刚刚还垂在山凹的象硕大的红灯笼似的夕阳很快被黄风吞没了天地间被一团巨大的黄色光晕包裹起来,风中挟带的细碎的黄土粒打在我的脸上生疼生疼的身在这样的无边旷野里,这样的黄昏黄风中,那种无言的恐惧是可想而知的好在没过多长时间,恣意的狂风便停止了肆虐我的心才稍稍平定了些,忽然,一涡迅猛的旋风从西北方向东撞西撞地奔我们来了,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像是有备而来狂卷着弥漫的尘土和棒子叶的黄色旋风到了我们跟前真就不走了,一直围着那几只惊悸的绵羊疯狂地打着璇儿绵羊悚然地“咩、咩”叫着慌忙四散了我吓傻了,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我爷爷停止了割草,恨恨地瞅着它,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可它始终不走,依然故我地放荡地追逐着我们那几只胆怯的羊

  “我操你姥姥地”随着我爷爷一声狠狠地咒骂,那把寒气逼人的镰刀飞了出去,在黄布一样的空中划出了一道闪亮的弧线,正好砍在漩涡的中心……只一瞬间,什么都没有了,四野里长时间地死一样的寂静

  “爷爷,血”我惊奇地发现,就在我爷爷以凛然的英雄气概甩出飞镰,而飞镰又准确地落地的地方,一大片殷红的血正慢慢地浸入黄褐色的土地……

  事隔多少年以后,那缥缈的往事业已成了童话长大的我才逐渐懂得了几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对我讲述的关于那个神秘旋风的故事原来,那天的旋风已不再是旋风,是一条修练的极有道行的、成了精的蛇,也称“旋风蛇”这种蛇是不敢轻易惹的,也就是说那样的旋风是不能轻易碰的,只任它恣意妄为就是了一旦伤害了它,不祥的命运便开始紧紧缠住你不放了,直至终死……

  果然,就在那天夜半更深,万籁俱寂时,我爷爷的双腿突然疼得象刀剜一样他一声接一声地“哎呦哎呦”地叫个不停,黄豆粒大的汗珠一个劲地从头上滴落,可把我们一家人吓坏了后辗转几家医院医治,始终无果无奈,我爷爷拄起了拐,他一向健硕的腰弯成了九十度,走起路来看人须把头抬得老高

  又过了没两年,我爷爷带着一腔遗恨英年早逝了,连同他那两只瘸腿和他的一世英名一起葬入了坟墓

  2014年7月9日夜

  共 150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微小说带着魔幻色彩,身临其境的描写,又提醒我们也许是现实中曾经发生过的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情节中,我们的心从平静如镜的湖泊,一下子跳跃到波澜壮阔的大海,这种落差,就是小说骤然出现的“旋风”造成的文章开头的描写,惬意安然,贫苦的生活中,带着倔强的执着“平地起惊雷”般出现的“旋风”带来了恐惧,亦带来了很多想象一滩浸入土地的鲜血,夜晚突然而至的爷爷的疼痛,以及大家的众说纷纭,继续延续着,这个扣人心弦的故事作者文字凝练精准,转折有力,情节设计巧妙,画面感极强结尾处,一语双关,留白给大家继续揣摩可谓佳作,流年欣赏并倾情推荐【:平淡是真】

  1楼文友: 16:58: 9 这样的故事,我还真不会写,以来经历较简单,而来缺乏想象,向大哥学习哈

  很有意味的小说

  2楼文友: 20:24:17 感谢真真老师的点评我是偶然看了莫言的魔幻小说《奇遇》才突发奇想,一蹴而就的只当是信笔涂鸦吧顺祝编安

心动过速应注意什么
动脉粥样硬化的药通心络怎么样
吃什么稳定颈动脉斑块
参松养心胶囊能治心衰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