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君炎第三百节天上的星辰

2020-05-21 22:37: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君炎 第三百节 【天上的星辰】

“我忽然想起来,上次我们一起喝过酒。”坐在火堆旁,刚喝了第一口汤的亚当,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看了一眼苏君炎,“对吧?湖边精灵?”

“没错,湖边精灵。”苏君炎点点头,以汤代酒,和亚当碰了碰杯,“很久不见了,亚当阁下。”

“很久不见,你叫……抱歉,人年纪大了,总是记不住太多东西。”亚当喝了一口汤,像是在努力回忆苏君炎的名字。

“苏君炎,桐木城人士。”苏君炎主动说。

“哦,亚当,也是桐木城的人。”亚当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笑着说,“怎么样,最近有没有回去过桐木城?”

“很久没回去了。”苏君炎摇了摇头,也喝了一口汤。

气氛忽然变得很闲适安然。

完全不像是被挟持的样子,也完全不像是正在逃跑的样子。

就是萍水相逢,两个同乡的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相遇,生了一堆火,煮了锅汤,大家坐下来,一边喝汤,一边说着家乡的往事。

“有点想回家了。”亚当喝完碗里的最后一口汤,方向了汤碗,看向了南方,“桐木城就在那个方向。”

他手指着南方的天空,天空里有一颗忽明忽暗的星,就算是在这样没什么星星的夜里,也能看的清楚。

“那是我哥哥。”他说。

“你哥哥?”苏君炎一愣,想起了某个女孩曾经跟他说过的,关于死了会变成了天空中的星辰的事情。

他忽然就很想她。

很想她。

其实也不是真的有什么人变成了星辰,只是,孤独,人总会孤独的。

孤独就会想念。

“我哥哥。”亚当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又拿起了那本他一直看的很入迷的书,看了起来。

苏君炎也喝完了汤,发现放下汤碗,发现不远处有人正在看着他们。

那是跟在苏君炎他们后面的一辆魔动力机车。

坐的是阿特斯特,和一个苏君炎陌生又熟悉的人。

老板娘海伦。

又或者,现在应该叫她魔种圣女海伦娜,她现在正在观望着这里,似乎是想要过来,却又不敢。

“我能过去一下吗?”苏君炎站起身,询问李拔魔的意思。

李拔魔没有阻止,还是在捣弄着那锅浓汤。

这个队伍,这个逃亡的队伍。

明面上只有李拔魔,阿特斯特,还有魔种圣女海伦娜保驾护航。

但苏君炎未失的精神力触觉告诉他,四周围的人很多,还有很多,很强的人存在。

不过跟他没关系了,他现在确实,是个废人了。

越过了火堆,走到了那一对站着的魔种男女面前。

苏君炎对着海伦娜道:“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不必了。”海伦娜看了他一眼,眼神复杂,转头走了。

“我该说什么?好久不见?”苏君炎看着阿特斯特,又转头看了一眼别的什么。

其实没什么好说的了。

该说的那一天都已经说完了。

再见面,就是生死血仇了吧。

可是……

可是。

“他到底是你父亲啊。”苏君炎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这句话。

真的没必要说这句话吧。

也没什么资格。

本来就是他们父子间的事情。

可是。

就是忍不住啊,明明,有那么好的父亲。

为什么,还要这样呢?

“你又知道什么?”阿特斯特是这么回答的,他是笑着的。

“他现在怎么样?”苏君炎还是问了这句话,他那一天,后来全程昏迷,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是,大约,也猜到了。

“他已经死了。”阿特斯特说,笑容忽然没了,没什么表情,不再看着苏君炎了,朝着一旁的一块石头走了过去。

他坐了下来。

“你一定觉得他对我很好,什么都替我着想,什么都护着我,什么都可以为我去做,对吧?”阿特斯特背对着苏君炎。

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和苏君炎解释什么。

“他是对我很好,没错。”阿特斯特过了一会,又忽然自己承认了,“可你永远不会明白,一个孩子,在他最需要母亲的年纪,亲眼看见自己的父亲杀了自己的母亲,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没有母亲。”

“我明白。”苏君炎说,我明白。

他当然明白,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那种感觉很难受,会一直一直地做恶梦,很多年,都忘不了。

“也许他有苦衷。”苏君炎也坐在了那块颇有些巨大的石头上,说。

“什么样的苦衷,可以让他当着自己儿子的面,杀了自己的妻子?”

苏君炎愣了一下。

很久。

是啊,什么样的苦衷,可以让他当着自己儿子的面,杀了自己的妻子?

这也是苏君炎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也许……也许,他只是想,让你可以好好活下去,就像是……他自己最后做的那样。”苏君炎沉默了。

霍,克或许是那样的人。

但他的父亲,绝对不是。

为什么呢?

没有人知道。

也许某一天,自己可以踏上北地,亲自砍下他的脑袋的时候,可以知道。

不过,还有那么一天吗?

“担心你自己吧,你觉得你以后的日子会是怎么样?”阿特斯特起身,“你觉得自己还能活多久?”

走了一步。

“喂,阿特斯特。”苏君炎叫他。

“什么?”

“你看天上。”

“天上?”

阿特斯特勉强抬起头。

天上,此时不知道什么时候,黯淡的夜空里多了一颗星星。

“你听说过吗?有人告诉我说,人死了以后会升到天上,变成星星,永远守护着,想要守护的人,你说……”

你说,那个老男人,死了以后,会不会也变成了星辰,就恰好是这一颗。

此时正在看着你?

“蠢话。”阿特斯特低骂了一句,“谁说的,这样的蠢话。”

最后一句。

他低下头继续前行。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苏君炎似乎,看到了,有什么东西从阿特斯特的脸上掉落。

眼泪吗?

还是,星辰?

――――――――――――――――――――――――――――――――――――――――――――――

求推荐求收藏。

保定妇科医院咋样
益母颗粒怎么喝
莱芜白癜风医院咋样
防城港治疗白斑的医院
襄樊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清远白斑疯医院
焦作好的白癜风医院
广元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