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读文学期刊秦都诗歌小辑

2020-01-25 08:11: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读文学期刊《秦都》诗歌小辑

矛盾题写刊名的文学期刊《秦都》影响深远。现任主编宁颖芳想在近期编发一辑咸阳诗人新作选,重点是扶持新人,繁荣诗歌创作。我鼓掌呼之。没有想到宁主编希望我能写点文字,就本期编发的作品谈谈看法。我自知很难,但宁主编是真诚的。我没有选择,就翻看了她发给我的所有作品。

在谈《秦都》诗歌特辑时,我想到了中国现代新诗第一人的沈尹默。想到了他写的那首诗《三弦》。诗是这样写的:旁边有段低矮的土墙/挡住了个弹三弦的人/却不能隔断那三弦鼓荡的声浪。“墙”隔断了弹三弦的图象,但三弦“鼓荡的声浪”却穿透了整个“墙”。诗中传递着诗人追求美好,渴望超越的 和力量。这就是新诗的魅力,在阅读过程中享受诗性与心灵的共鸣,同时也在催化和提升新诗自身进化和发展的内动力。于是中国诗坛经历了探索、追问、创新漫漫之旅。正如诗人顾城所言,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用这眼睛寻找光明。“寻找”的过程是文字与灵魂纠葛无法表达的痛,或者是自我体验与诗性矛盾豁然在生活中得以破解的乐。种种所向,都想赋予新诗陶冶情操、提炼生命、感染着时代、激励人生的主色调。当然,也有孤独的夜行者、群体的破荒者、自我的解刨者,在“寻找”的过程中想给新诗嫁接飞翔的翅膀,使自我走失或者新生。这非常正常,也符合事物发展的规律。就新诗的发展而言,也曾辉煌,也曾迷失,也会新生。因为生活是充满诗意的,人生是充满诗情的,诗人向善向美是执著的。尽管新时代泛文化元素冲击着诗坛,使新诗在落寞中偶露峥嵘,但诗人的 在,爱在,那么新诗的繁荣是必然的。

且不说中国诗坛,看看出过《秦风》《豳风》的咸阳,新诗的发展使人感佩神往。活跃在70年代的峭石、马林帆、程海、梁澄清等诗人,他们坚守着新诗的传统表现手法,始终把对黄土地的眷念热爱注入在诗句深处;活跃在80年代的耿翔、程晓逊、敬远、周文惠、董蛟、楚田、杨生博、鲁曦等诗人,以新的姿态和精神引领着那个时期的咸阳诗坛,使新诗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一大批诗人脱颖而出,张亚军、曹斌、敏卓、王晓林、顾鹤、一寒、杨波海、董信义、阿子、鹤鸣、宁颖芳、赵常丽、文源、山岚等诗人纷纷亮相,追寻新诗发展的轨迹,以多样的诗风给诗坛以感动;活跃在90年代的诗人宁颖芳、陆子、一寒和依然保持 和青春的诗人程晓逊、董蛟等诗坛宿将,一起催生带动着咸阳诗坛走向多元和兴盛。诗坛新人辈出,男性诗人有赵博、西部井水、陈颀文、郭忠凯、冷艳、晓晨、赵创立、方岩等。女性诗人有王玉婷、王新琳、捷妤、胡伟群、王雁、青鸟、郝娟子、细雨、戴红霞等。他们以清新的诗风和大胆的表现与那些依然活跃的前行者共同构筑着2000年咸阳诗坛。在咸阳诗坛繁盛的进程中,咸阳文学期刊《秦都》独具慧眼,推介宣传。特别是近年来的《秦都》,在诗人的共同努力下,新人频出,佳作叠现,为当下诗界的落寞燃烧起了欲望和 。诗在诗人的追寻中多了生命与意志的对话,多了闲适与理想的碰撞,多了自我与时代的叩问。

德国哲学家康德认为,诗的艺术是艺术创作的最高形式。也有思想家说,诗是文学黄冠上的一颗璀璨明珠。“最高形式”也罢,“黄冠明珠”也罢,只要紧贴时代脉搏、倾听心灵呼应、顺应大地蓬勃气象、反映民众生活本真、发乎情至乎理的诗作应该是优秀的。就本期刊物发表的诗歌作品而言,有能认同、接纳、消化新时代的生动语言的,有撕开心扉让阳光照射内心从而面向生活歌者舞者,有站在田野望云卷云舒心生万象而静心耕耘的,有热爱故土人在故乡心在云游的行吟者,有婉转缠绵醉在梦里寻求自醒的小情怀......如此等等,都是新诗触角直抵生命之核的血丝、神经和纤维。应该说,我们的诗人是正义的、正直的、正向的。在人人都能封侯论剑,个个都能自立派系的当下诗坛,咸阳诗人冷静、固执、偏激,我手写我心,我心歌我语。没有被光怪陆离的诗坛所搅扰,坚守一份真诚和善良,那怕是拥有《一个人的海》,也能听到《母语》的美声。

在本期编发的作品里,一寒的诗沉静、境幽、意远,他总能把诗句剥离成牵住人心的东西,使你在潮汐和思悟中获得精神的慰籍;而赵博的诗使你对生命产生幻想和追思,诗中的情感借助意象化的诗境得到提升和净化。爱情的滋味和诗歌的空间融为一体,阅读他的诗,就像走进爱情的时光隧道里,沐浴的是爱,感受的是爱,向往的也是爱。那么读西部井水泥,一个冷静的几乎凝固的诗人,心中却澎湃着对生活的无限热爱。写法前卫但没有迷失,春在秋色里,不开花只结果。属于穿越和超越的探索者,诗的声音就是大地和种子诉说的声音。对于赵创立而言,他是行走的诗人,匍匐在泥土地上的诗人。他的诗 涌动,气象万千。他好象一个没有节制的歌者,只要给他舞台或者空间,他都会忘情的歌唱。激动的诗人、陶醉的诗人,他会以一颗感恩的心,回报母亲、大地、泥土、庄稼、芳草,他会在山川、河流、田野找到追梦的自己。他的诗无不镌刻着一个追梦者抒情讴歌的足迹。读诗人郭忠凯的诗,灵动、飘逸,有几份书卷气,也有几份男儿仗剑走四方的豪气。诗中有画意,有散曲、也有宋词的清幽。晓晨、尹跃翔、冷艳他们,在诗的意境中不断发问,或者仔细揣摩自己的心跳,诉说着个体生命对自然万象的痴迷和念想。回望男性诗人的作品,不能不提刘公、苟海生、文源他们。刘公历来以小小说著称文坛,忽然写起诗来,却也顺风顺水。诗灵妙有趣,如词如令,叫人回味无穷。而另二位现在很少写诗,以歌词名响诗界。本期编发的歌词,如果谱曲以唱,自当醉心陶人。

说到女性诗人,可以说新生代诗群里朋辈相生,熠熠生辉。捷妤的诗的男性触角,豪迈抒写,给女性诗坛一阵旋风,一股热潮,冲击着人的阅读神经,叫人澎湃,使人狂想。王新琳的典雅洗练,曲高意幽,凝聚着诗人的智慧、聪锐,短短几句,就会给人辽远、无极的哲思。王玉婷沉醉生活,参悟存在,把生的酸涩和活的烂漫绞柔在一起,美丽地呈现出来。自己就是站在风雨中的麦子或者树木,感受、激发、升腾着生命的气象。胡伟群的诗就像烟雨中芙蓉,优美淡雅,楚然迎风,自然中就给人心灵很多慰籍,给生命许多狂想。爱与被爱的情素渗透在文字深处,有小思,也有大道。而郝娟子的诗则是一个人独自体验的诗性表达。细雨的诗又表达了一份宁静舒朗心境。王雁的诗纯粹、晶莹、透明,其中不乏缠绵、梦幻。戴红霞的诗归真求美,淡朴怡人。青鸟的诗超凡入境,读来自会净化升腾人的小宇宙。行走在女性诗人构筑的风景里,醉眼、醉人、醉心。阅读的快感就是诗歌意象占据我心的快感。

当然,我们要清醒地看到,咸阳诗人在探索中由于自身的因素,还缺乏力透纸背,雄浑大气之作。诗人在坚守的过程中没有站在高处看世界,只是躲在自己给自己设定的语境和思维里,写小我而无大我,成树木而未成森林。诗的表现和抒写不够超前。传统和创新的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交往、交流的层面没有得到提升。真正放下自我投身生活的诗人很少。要写出好诗回报生活、回报大地、回报自己一颗执著诗心的好作品来,实则不易。那么,什么是好诗,我觉得诗人赵丽华说的很好。她认为,那些人性的、客观的、本真的,有奇妙好味道,有汉语言原初之美,有伸张自如表现能力,给人无限遐想的空间和翅膀的诗歌就是好诗。

好诗不好写,不好求。但想做诗人,做优秀的诗人,就不要把自己当成诗人。就把自己看做一个农人或者鱼夫。好好耕种、好好织,用一颗真心面对泥土、庄稼、河流、湖泊,收获是不用问的。

共 298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好诗不好写,不好求。但想做诗人,做优秀的诗人,就不要把自己当成诗人。就把自己看做一个农人或者鱼夫。好好耕种、好好织,用一颗真心面对泥土、庄稼、河流、湖泊,收获是不用问的”。这是作者对写诗的感悟,也是对诗人的勉励。虽然本文只是对众多诗人的诗词风格进行评说,但是,却留给诗人深思,让人倍受启迪。问候作家,感谢您木马的支持!欣赏,,期待您更多的佳作。【木马社团:容子】

1楼文友: 09:05:18 问好董老师,欣赏学习。 诗是一只空篮子,放进自己的生活!

上海中大医院程东峰
北京熙仁医院主治医生
安顺癫痫康复医院
杭州好点的白癜风医院
湖南专门治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