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安然审判进入高潮无罪判决也许是好事

2019-10-08 21:01: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安然审判进入高潮 无罪判决也许是好事_()中心

随着杰夫·斯基林和肯·莱进行期待已久的法庭陈述,安然审判终于进入高潮,似曾相识的情景再次出现。

72年前,一位很有才干的商人面临联邦刑事指控,可能因此在狱中度过余生。此人彻底改变了公用事业,并帮助一个浮华的年轻城市出名。

他被指控利用财务欺诈愚弄不知情的投资者,其中一些人在他崩溃后失去了一切(许多人称之为“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大的商业破产案”)。这位蒙羞的高管进行了令人震惊的辩护:他坚称账目完全合法。他是政治迫害的牺牲品,是为“一代人的罪恶”受审。

尽管莱、斯基林和他们的律师可能从来没听说过塞缪尔·英萨尔,可他们的辩护词却直接来源于英萨尔的脚本。英萨尔是托马斯·爱迪生的得力助手,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在芝加哥建立了自己庞大的公用事业帝国

。正如律师在整个审判中声称的那样,预计莱和斯基林将像英萨尔一样声称,他们没有行骗。当初要是给他们更多时间处理问题,安然可能幸存并再次兴盛。

安然案与英萨尔案有相似之处。对安然的辩护来说,英萨尔案有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也许放松了注意,但陪审团人员是重要人物,他们可不含糊。检察官笨拙地解释英萨尔复杂的母公司和子公司结构。在20世纪30年代,英萨尔的公司结构相当于安然错综复杂的表外交易。英萨尔的律师接着指出,在对英萨尔的指控中,被说成刑事犯罪的财务方法得到了权威教材作者的认可,并且事实上政府也经常采用。英萨尔用自己的证词“编织了一个魔咒”,讲述他接受的教育不多、他给电力行业带来的革新,以及他企业的成功,几乎与莱和斯基林希望做到的一模一样。

一切都在鼓舞着安然的辩护律师,但政府律师有数项优势,这些是前辈律师在英萨尔审判案中所缺乏的。检察官研究了几起涉及安然低层员工的案例,以及对泰科的丹尼斯·科兹洛夫斯基、世通的伯纳德·埃贝斯起诉的案例。他们明白,不应过多涉及深奥的财务问题,因为这会让自己失败,或者会难倒陪审团。他们还说服了前首席财务官安迪·法斯托等安然骗局的关键设计者成为政府方面的证人。尽管人们批评检察官,称将莱和斯基林送上审判席所花时间太长,但从这些优势可以看出他们缓慢仔细立案的决心。

政府投入了数千万美元诉讼此案

,莱和斯基林也准备了巨额开销。据估计,仅斯基林一人就用了2300万美元。双方都下了巨大赌注:对莱和斯基林来说,那是他们的自由和受损的名誉;对检察官来说,那是自己的荣誉,以及布什总统将上世纪90年代公司违法者绳之以法的反复承诺。

一个诱人的假设是,若法庭作出有罪判决

,可能还会刺激新的公司改革

,比如抑制失控的高管薪酬等。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有罪判决更有可能产生相反效果。有罪判决将证实“个别烂果子”理论,即丑闻只是一小撮公司违法者造成的,而不是什么普遍问题。与此相比,如果莱和斯基林获得了自由,如果他们最终让陪审团相信,他们事实上与其他人并没有任何区别,那么他们的辩护将提醒我们,美国公司还有问题需要解决,就可能使改革的理由更充足。

实际上,这是1934年英萨尔案的教训。当时一家报纸言简意赅地总结了该案的判决:“英萨尔和他的辩护人无罪;旧秩序有罪”。不到一年后,富兰克林·D·罗斯福说服国会全面重组公用事业部门。公用事业公司禁止设立可能误导投资者的复杂控股公司结构,并禁止收购外地企业。

只是由于过去几十年解除管制的冲动,“新政”时代的这些限制才开始瓦解。有一家公司从浮夸的社会新思潮中受益最多。它从天然气行业起家,买下了俄勒冈一家大电力公司,还进行了许多其他活动,并把自己称为“安然”。

微信小程序免费平台
线上教育小程序
小程序开发平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