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樂評CarsickCars新花怒放等待盛

2019-12-08 19:22: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乐评:Carsick Cars新花怒放等待盛放

我第一次看Carsick Cars的演出,是很多年前的一个夏初,那是一间小得没法把在外等待的歌迷塞进去的小酒吧,然后我跟朋友就坐在对面的马路牙子上,等着排在Carsick Cars前面的乐队演完这时候我认识了一个小姑娘,其实当时的我也是个小姑娘,而这个据称跟随着还算初出茅庐的Carsick Cars跑遍了所有北京演出场所的小姑娘,更是比我小了好多岁,我问她为什么那么着迷于Carsick Cars,她半害羞半骄傲地宣称,张守望那股子执拗的帅劲,彻彻底底地把她折服了,她可能不太懂Carsick Cars那些歌,比如《广场》、《熊猫》以及《》背后的寓意,但是她看着张守望和乐队其他人在台上演,就无所顾忌地陷进那堆噪音墙当中了后来在整个短小的演出过程中,我一直试图站在那个小姑娘的角度去看这支乐队,不去管那些音有没有唱准,那些吉他弹奏技巧张守望在用,那些重复的歌词在表达什么我发现Carsick Cars果真具有那种收罗脑残粉的特质,乐队最初阵容当中,每一个人都有特定的魅力,张守望虽然首当其中,李青和李维斯也有突出的角色作用而这些能够吸引脑残粉的特质,竟然和他们的音乐关联不大当时和Carsick Cars同期发展的后海大鲨鱼、Joyside也都有着同样的特质,乐队中总有一个或几个人,在现场表演中散发着独特的个人魅力

2008年,距离Carsick Cars发行乐队的首张乐队同名专辑《Carsick Cars》已有一年的时间,他们凭借这张专辑,成为了内地不可多得的在音乐技巧、个体寓意和影响力上都有口皆碑的乐队那一年,在我跟台湾知名乐评人张铁志的一次会面中,我们着重提及了这支乐队,那时候我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认定Carsick Cars是近几年内地最优秀的独立乐队,并且就乐队各个层面——成员、歌词、音乐、他们的偶像等等分析了这个乐队时隔多年,那一次对话因为所涉内容太广太多,已经模糊化和碎片化了,但是关于Carsick Cars的这部分却依旧在我的记忆里闪光那时候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意识,Carsick Cars能够吸引的不仅仅是小姑娘和小年轻,他们进入乐评人、进入独立音乐行业的方式是正确且正直的那之后,Carsick Cars趁势在2009年发表了第二张专辑《You Can Listen, You Can Talk》,且花了相当多的时间在海外巡演和学习,他们得到了美国、欧洲以及亚太一些大中小型音乐节的邀约,进入了海外权威乐评圈子的视野,得到了Sonic Youth这种级别的独立乐队大佬的盛赞…… 他们也不时向国内反馈海外“游历”所获取的经验和知识,带领着更多的乐迷认识到了许多纽约和欧洲的地下噪音摇滚乐队,同时输送独立音乐精神和“不向权威低头”的那股子傲气

这之后的日子,Carsick Cars成员四散开花,经历波动他们在2010年11月16日为瑞典自赏乐队The Raveonettes暖场时,宣布了成员李青和李维斯要离队的消息当时我在现场听到消息,几乎如噩耗一般李青和李维斯在Carsick Cars以外,一直效力于另外一支独立乐队Snapline,后期这对夫妻档还组建了Soviet Pop乐队,无暇再顾忌Carsick Cars,于是选择离开那天的告别演出之后,越来越多认识或不认识的Carsick Cars在微博、豆瓣、开心等当时流行的社交络上表达了遗憾之情,而我竟然也在办公室里哭了出来我想那肯定是所有Carsick Cars乐迷,无论是脑残粉、乐评人还是一些正儿八经喜欢他们音乐的普通人最难过的时刻自此,Carsick Cars处于半解散的状态

张守望是一个才华过分洋溢的人,如同李青和李维斯的遍地开花,张守望自己也没有闲过一星半点,他个人有自己的单人计划,为一些短小的电影制作配乐或玩弄一些小东西,同时和才女沈静、才子王旭分别组建了以纯电子实验为风格的WHITE和White+乐队,重心转移至德国和美国Carsick Cars之后参与其中的队员也经历过一些变动

好在2014年2月他们完成了乐队的第三张专辑《3》,以新阵容和旧把式回到了我们的眼中其实关心乐队发展的各类Carsick Cars乐迷群一定不会感到他们的离去,张守望的腿断了一次又一次,但是他依旧在台上坚挺着;吉他也丢了,但是千方百计还是找了回来;新成员何凡的另一支乐队Birdstriking也在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其后的一个月,伴随新专辑《3》的乐队巡演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几个国内主要城市演罢,等待他们的是高强度的北美巡演但是后来还是因为守望身体的因素,不得不暂时中断

近期伴随Carsick Cars以及他们乐迷的好消息则是,他们终于要进到大型演出场馆里演一把了,尽管不是专场演出,但是“新花怒放”被置于工人体育馆这样一个场馆里,也是考验我们Carsick Cars在演过一个又一个小live house之后,怎样驾驭大场馆的能耐的时候了;而同时,不管是嚷嚷着要嫁给张守望的小脑残粉、言辞批评或大肆褒奖过Carsick Cars的乐评人、香烟或《》这首歌的爱好者、中国独立摇滚死忠,还是很多Carsick Cars的普通乐迷,都会坐在北京工人体育馆里,哦不,坐在一辆晕车的车里,看着这支中国最出色地下乐队的最完好盛放晕车的车,这本来就是一个极其令人着迷的悖论似的存在,Carsick Cars几乎诠释了新一代中国独立音乐的精神所在,正是因此,他们囊获了各种各样的乐迷,又在与各类西方乐队的比拟之中,形成了独属于他们自己的“中国噪音摇滚”风格 文 / 朴九月

(责编: 肉圆)

小儿支气管炎怎么治疗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