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笛声大学生不感恩被停止资助续贫困生父亲是副局

2020-09-16 02:15: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学生不感恩被停止资助续 贫困生父亲是副局长

  一名受助“贫困生”父亲是副局长

  ■《襄樊贫困大学生被终止资助真相》后续

  当事女生称父亲的钱也是辛苦挣的 捐助者感到“受欺骗”

  本报讯 “襄樊贫困大学生被终止资助事件”(详见昨日本报B/13版)又有了新的进展,据成都商报和本报记者多方了解得知:被暂时中断资助的学生中,在重庆念大学的杨同学的贫困生身份受到了质疑。杨同学的母亲是樊城区环卫部门工作人员,而据环卫所工作人透露,其父亲是樊城区城管局副局长。

  探访

  贫困生家住在区委大院

  记者立即前往该局采访,一位工作人员称,副局长开会去了,他家住在樊城区区委大院里。记者四处打听,被告知杨同学家住1号楼6楼。打开房门的是一个高个女孩——杨同学。记者透过门帘看到,客厅里大彩电正开着,沙发等家具一应俱全。

  杨同学带上房门,跟记者在走廊里聊了起来。她记不清楚去年是怎么被确定为贫困生的。她说,一开始没觉得什么,可后来心里就越来越不舒服了,总觉得欠了对方什么。她承认,整整一年她即没给对方打过电话,也没发过短信或写过信,虽然她有对方的联系电话,但觉得不好意思。

  坦言

  资助钱对她上学帮助不大

  杨同学说,她的家境不富裕,在大学里属于中等吧。爸爸每月工资1000多元钱,不到2000元,妈妈也就1000元左右,“不吃不喝一年就是1万4千元钱,自己每月在学校的花费也要800多元钱”。

  她说,对方资助的1000多元钱对她上学帮助不大,要不要都无所谓。当初之所以写了申请,想着反正能为爸妈减少让宝宝暂时转换一下环境和心情。当然这种方法的前提是你要有充裕的时间。点负担。工会也没派人来家里考察过他家的经济情况。

  杨同学说,一开始不愿接受记者采访,就是因为她有个当副局长的爸爸。当时她写资助申请时,爸爸不赞成,后来妈妈坚持,他就同意了。“我爸虽然是副局长,钱也是辛辛苦苦挣的。怎样才算真正的贫困,是怎样的标准呢?”

  质疑

  这样的学生也算贫困生?

  随后,记者采访了资助杨同学的襄樊市白鹤实业公司党委书记、经理马建先。马建先说,她不知道杨同学家的情况,市总工会的只是说对方是环卫所的。

  当听说其父亲是副局长,马建先感到自己受到了欺骗,她表示将尽快到市总工会核实此事。“我们拿出钱来,就是希望资助真正需要帮助的学生,那些钱对杨同学的归纳了本期路营销能力秀的所有活动和任务学费既然没帮助,那我还捐给她干什么?”同时,她表示:对市总工会把这样的学生纳入贫困生行列,很迷惑。

  反应

  襄樊总工会:找人继续资助他们

  当初,我们只是想通过媒体讨论一下在慈善事业中的感恩心态,没想到会造成如此大的影响,现在已变得无法收场。”昨日,襄樊市总工会女工部部长周华玲表示,将联络社会各界人士,寻找资助者继续资助这几名贫困大学生完成学业。

  两爱心人士:用多种方式帮助他们

  昨日,杭州格图科技有限公司的钟先生致电本报表示,“我很能理解王可的想法。我们将用多种方式帮助她,比如给她提供带薪的实习岗位,让她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换取收获,可能这样更符合她的性格。”

  北京的江先生说,自己也是受到帮助的人,身边不少朋友也有同样的情况,但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感恩的压力,现在学成工作之后,通过帮助别人来感恩社会,“这才是正确的感恩方式”。

  受助者家属

  “我们不想再接受别人资助”

  23日,本报记者独家采访了涉事的学生。昨日,本报记者再次联系这两名学生时,她们不再愿意接电话。

  据周华玲说,媒体对该事的报道影响如此之大,已对涉事的学生造成了伤害。昨日,甚至有学生家长向总工会表示,要退掉此前的资助款,不愿再继续接受资助。

  学生王可(化名)的奶奶说,没想到接受别人的资助会闹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们现在不想再接受别人的资助,把名额让给其他更困难的家庭。”

  成都商报记者 梁效兰

  本报记者 刘飞超 王维博

小儿经常肚胀怎么办
碧凯保妇康栓生肌
一岁七个月宝宝消化不好怎么调理
碧凯保妇康栓包装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