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联盟★小说』烽火﹒诸侯﹒众生相“毕业”

2020-03-27 00:42: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潮湿的风掠着雨夜河岸的淡腥气味扑面而来。
玉致在桥边石阶下的阴影里等得有些心焦,停泊在她身边的那条乌蓬小船似也跟着心焦,随水不停摇晃,发出吱呀吱呀的急促声。
其间,有好几条船在不远处的水中央摇过,玉致怕被发现,身子紧紧贴住晚春依然冰凉入骨的桥壁,甚至连呼吸都屏了起来。也听得有脚步声从桥上走过,她不敢探头张望,只是听,那声音听来不疾不徐的,应该不是阿远。
也不知道什么时辰了,阿远应该不会失约吧。玉致开始忐忑。
昨天清晨,玉致照例赶在母亲起床前生火烧早饭,听得大门外有轻轻扣门声,走过去开门,无人,门边却放着一大把新摘的异常芬芳的栀子花。
栀子同心好赠人,肯定是阿远,玉致是晓得的。
几个月前,玉致大着胆怂恿阿远来说亲,可他请的媒人刚张嘴母亲便一口回绝,因为他那贫穷困苦的家境,有个卧病在床的父亲和年幼的弟妹,母亲说他想娶玉致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十六岁的玉致是水镇最秀丽出众的,说媒的人几乎踏平了她家的门槛,心硬如石的母亲就是不为所动。她说,她在玉致小时候请人给玉致看过手相算过命,说玉致是大富大贵的命,水镇附近这些贫贱子弟是配不上也娶不起的。
直至上个月,母亲终于替玉致应承了一门亲事,是省城一户罗姓的有钱商户,但明说了嫁过去是要做小的。玉致哭闹着不肯答应,母亲只说,做人要做鸡首不做牛后,而嫁人是相反了才有好日子过。
玉致拿起栀子花时,一张纸片飘落出来,是阿远写的,他说,玉致,我真的很不甘心,你若也不甘心,今晚子时,我们就一起远走高飞吧,船停在鲤鱼桥下,不见不散。
吃过晚饭,玉致假装早早睡下,其实一直听着母亲的动静,完全没有声音了,很久,她才偷偷爬起。穿上蓝底白花的棉布旗袍,对着镜子朝鬓边斜插上一朵栀子花,拿上早早收拾好的包袱,尽量轻手轻脚不露声息地开了门。
外面不知什么时候竟下起了雨,倒是不大,却细密且无休止得连绵着。玉致退了回来,有点犹豫,还是取了伞,毅然出了门。
深夜的青石街上空寂寂的,只听得见雨在树叶间悉悉嗦嗦的穿越声,她的心里有点慌,有点怕,双脚不由自主地小跑起来。
是自己出门太早了,还是阿远欺骗了自己。在潮湿的水桥边等了很久,等得玉致开始绝望甚至痛恨自己的鲁莽。
桥那边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小跑,不久,阿远穿着件白色短目地出现在玉致的视线里,他压着嗓音低低地喊着,玉致,玉致。

【贰】桃花
能比桃花看上去更夭夭灼灼的,肯定是女人。
罗东庭从车上下来时,恰巧看见一个女人跨出自家的绸缎庄。
只见她烫着时髦卷发的头正垂望脚下,身形瘦削,腰肢轻摆,抬腿处,淡粉旗袍的下摆微微掀起,若隐若现着白玉一般的小腿。
就是这个瞬间,年过四十的罗东庭忽然觉得好似有什么被一股风吹了起来,吹得他心里腾起一阵温热,这温热就似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里的那种渴与热。他就立定在车边,眼睛刹也勿肯刹地等着那女人抬头。
果然,是个美貌佳人,不着脂粉,不戴首饰,纯净自然里有极致的秀美,松软的发卷,一颤一颤地覆住耳际轻抚粉红面颊,分外温婉动人。真正的是花比玉颊,花不成妆;玉比肌肪,玉不生光。
她一步一步地袅袅婷婷而来,经过时、似有所觉,朝罗东庭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且始终保持端然绰约的姿态一路行走,远去、直至转了弯消失。罗东庭亦这才收回目光,长长深呼吸一口气,脑中跳出的是《北方有佳人》里的两句:一顾倾人城,佳人难再得。
不曾想到的是,罗东庭晚上应邀去红翠楼喝花酒时,再次看到了那个女人,珠环翠绕浓妆艳抹,她叫桃花,是红翠楼新来的倌人,今晚是她正正式式第一次挂牌。
桃花看到罗东庭似也一怔,随即轻笑着眼风朝他一转,转出一个媚眼,媚得罗东庭只觉自己骨头似酥了腿脚似软了一般,想着这叫桃花的女人还真是浓妆淡抹皆相宜,各有一番风姿,都是美到极点了。
有钱尚能使鬼推磨,遑论这明码标价的青楼女子。罗东庭轻而易举就压倒旁人摘得了这枝桃花。春宵里,桃花断断续续告诉他的身世很俗套,原来是乡下女子,家境贫苦,想出来帮佣,结果被人拐骗到省城并卖进了红翠楼。
随后,故事就这样也开始进入俗套,第二日,桃花就被赎了身从了良做了罗东庭的四姨太。

【叁】裁缝
裁缝铺子叫小上海,这里裁制男女老少的衣裳确实有着和上海一样的新潮洋气,尤其做旗袍更是看家绝活,在省城的裁缝行当里算得上是块响当当的金字招牌,生意好得不得了。
到了省城,方知人间最难的竟是衣食住行。阿远垂头丧气经过小上海时,看到门边墙上醒目地张贴了份红纸,上面毛笔黑字,说是招收学徒一名,不由心中一喜,似看到一根救命稻草。
阿远的父亲病倒以前在乡下也是个裁缝,他从小就跟着父亲东家走西家跑,虽不能帮着做缝纫也能帮父亲打打下手,比如做做滚边包扣盘花扣等。小孩子很容易上手创新,时日一久,阿远的花扣基本盘的十人九赞,那些布条在他手指间绕来跳去,就盘成了乡间生动常见的那些蝴蝶、蜻蜓、燕子、青蛙、菊花、蔷薇、花苞、葫芦等。
回到租住的逼仄脏黑的小房子里,阿远对玉致讲,玉致你看好,学徒是暂时的,凭我的盘花扣不消一年我就可以盘出点名堂的,你不知道小上海的那个老裁缝师傅看到我盘的花扣时,说了好几遍真是好新意真是好手艺呢。
果然,不到一年,阿远的盘花扣就成了省城那些太太 们做旗袍时的首选。许多裁缝铺暗地里都想挖墙角,小上海为了留住他,水涨船高工钱翻了又翻,又提前让他学习做成衣。
阿远和玉致重新在裁缝铺附近租了一间小巧干净的房子,过着温暖小家的日子。有多余闲钱的时候,倒也不忘寄去乡下给阿远的父母和玉致的母亲,为怕出什么岔子,玉致总是跑到离住的地方很远的邮局,始终没敢说真实详细的地址。
现在,不盘花扣的时候,阿远脖子上一天到晚挂着根皮尺,专门负责替太太 们量制旗袍尺寸。柔软的皮尺在不同的女人身体间流浪,绕过她们的肩、胸、腋窝、手臂、腰、臀、大腿、小腿……往往那些太太都是无所顾忌的挺胸提臀,间中还会暧昧地开开阿远玩笑,说阿远你这个小伙子长得真是一表人才,做裁缝师傅糟蹋了,阿远总是一边量着尺寸一边被讲得无法招架面红耳赤。
最出格大胆的要数罗家二姨太凤仙。这凤仙其实就是小上海掌柜的小女儿,有五分姿色,自身不算贫家却甘愿去大富人家做小,图的是什么,明眼人一看便晓得。亦因为她嫁进了罗家,罗家的商船经常跑上海,会得替裁缝铺子带回最新最流行的布料与款式,所以老掌柜最宠最不敢说重话的就是这凤仙。
自从阿远来后,凤仙回娘家的次数越来越勤。做学徒时,她会不停地借故叫唤阿远做这个做那个,现在不做学徒了,就三天两头拉着阿远量尺寸做旗袍。阿远说,凤 ,你的尺寸我是知道的,不用量了。她就发作,我觉得我的身材一直在变的,不相信,你摸摸看这里还有这里是不是和前两天不一样了。她一边说一边会得强拉着阿远的手就往自己的 臀部上按。阿远不敢得罪她,只好替她量,两只手越尽量不碰触到她,她偏还是经常会顺势倒一下倒进阿远怀里或量到敏感地方时,故意与阿远的手摩擦上几下。
阿远正式开始做裁缝师傅的前一夜,对玉致说,玉致明天我算正式出师,按照规矩要送师傅和师兄弟们一台面出师酒的,要么,明天中午你做十几个家乡小菜带点酒送来裁缝铺吧,我也正好带你看看那些省城最漂亮的旗袍,以后,我一定也要亲手用最好的料子替你做比那些更好看的旗袍,我的玉致一定会是省城最漂亮的女人。

【肆】秘杀
罗宅,省城第一宅,高门广第,据说以前是状元府邸。
住过状元的地方自然风水好,所以罗东庭的祖父想方设法从没落的状元后代手中廉价购得此宅,重新漆刷贴金裱银一番,就改头换面成了罗氏家宅。
四姨太桃花进了罗家,也没在其他三个女人中间掀起什么波澜。大太太照样吃斋念佛,二姨太凤仙依然吞云吐雾天天躺着抽大烟,三姨太青兰则挺着五个月的身孕一幅母凭子贵不屑一顾的样子。
桃花在罗家做人也是极其低调守规矩的,每天一大清早不管受不受欢迎,都是会去大太太、二姨太和三姨太的房里请个早安。
唯一出格的一趟,就是一天清早看到青兰房前的栀子花开得极大极盛,那浓野香气与朴素的白,打破了她的谨小慎微,忍不住摘了一朵斜插在鬓边。
谁晓得青兰看到后二话不说先一个耳光过来,结实响亮。然后才指桑骂槐地开腔道,这是我多年来尽心尽意伺候的,眼看着繁花似锦的好了,是你这贱人能平白无故随随便便就可糟蹋得吗?
桃花非但没有吵闹到罗东庭那里,反而还托人搜罗来几盆名贵的兰花送给青兰,讨好地说,三姐,你种栀子这样乡野的花分明是降低了自己的身份,只有兰花这样的优雅高贵才值得你花费心思来伺弄。
桃花这样低声下气出人意料的举止把青兰哄得即刻就笑脸相对与之结成了姐妹淘,三天两头找桃花去闲聊解闷。
桃花对凤仙除了礼节性的应承之外态度明显是冷淡的,她非常讨厌闻凤仙那一方小天地里的鸦片味道和讨厌看见她那副瘦骨嶙峋病恹恹着要死不死要活不活得样子,就如同她床榻上一直点着的烧大烟的灯火,微弱的暗黄的随时可被风熄灭却还是摇摇摆摆地燃烧着。
自然也有受了桃花好处就嘴巴快的老妈子说出了其后面的故事。
凤仙在外面曾经有个相好,结果被老爷晓得了,那个相好的据说被沉了河,二姨太从此就被禁足在这个后院的角落里,她索性也就破罐子破摔,没日没夜的抽起了大烟。说完后,那老妈子小心地环顾一遍四周确定无人,就凑到桃花耳边说,其实这桩事情是大太太设的局才让老爷知道了,服侍大太太的贴身丫头冬梅是我闺女,我才暗暗里晓得的,四姨太,我也是看你人是真好,对我们这些下人也不搭架子能知冷知热的,才想要告诉你这个秘密,你好在大太太面前上上心,换作旁人我是打死也不会也不敢说出来的。
所以,让桃花最肯声低气微的就是大太太了,甚至会得亲自代替丫头端茶倒水服伺她,陪她天天两个时辰枯燥地敲敲木鱼诵诵佛经。
那些丫头老妈子看在眼里都说这新进门的四姨太真是八面玲珑会得做人,以前二姨太三姨太一进罗家门,哪个不是赶忙着在老爷那边争风吃醋争抢地位的,从来不把住在佛堂的大太太放在眼里厢。
桃花却因清楚了这大太太绝非表面的慈眉善目,凡事都很小心翼翼着。难得言笑的大太太某次在喝了一口桃花亲自沏的碧螺春后,笑着说,老四,你是个最懂分寸知道进退的聪明人,我也看得出来你进罗家后确实是真正在想收心好好过日子的,否则哪个如花似玉的女人能这样天天静心地陪我青灯木鱼。不知道为什么,桃花看到她的笑,感觉就像一朵仙人掌开出来的花,让她心里一刺一刺的不安。
青兰十月怀胎分娩时恰巧是晚上,罗家上下有点凌乱,只看见丫头老妈子们在厨房里忙着烧水的烧水、打热水的打热水、炖补品的炖补品。桃花为表心意也特地关照身边的丫头小珠去厨房炖了一盏上好燕窝预备给青兰分娩后补补身子。小珠回来后说,大太太二姨太也都吩咐丫头们在炖补品呢。
到得传消息过来青兰替罗家产下了个小少爷时,桃花连声唤小珠却唤不到她人影,只好自己去厨房取炖品好亲自送到青兰那里。恰巧遇到冬梅,她朝桃花眨了眨眼然后说,大太太吩咐了,三姨太产后虚弱胃口有限,大太太和二姨太送的只怕也吃不掉,四姨太你的今天就别送了改在明天送好了。
当晚,产后原本无事的青兰突然间血崩而死。第二天上午清查,二姨太身边的丫头小翠招认说是凤仙指使她在炖品里下了药,不消半天突然又传出凤仙因畏罪而吞鸦片自杀了。
风波平息后没有几天,罗家就恢复了正常。桃花按照习惯陪大太太在佛堂时,她恭恭敬敬地敬了大太太一杯茶,说,特地是为了谢谢大太太的饶命之恩。
大太太淡淡地挥了挥手,要不是罗家无后我才容忍着她,现在罗家既然有了香火,她就是多余碍眼的,是你的温顺听话知晓礼数救了你自己,否则凤仙那样的一个废物,要她死早死了,犯不着现在才动手。我也知道青楼出来的女人是不能生育的,以后这罗家小少爷就由你来照料带大吧,就说你是他的亲娘......
够了,一声咆哮,罗东庭怒气冲冲着从屏风后走出来打断了大太太的话头。大太太惊愕了一下,她原本就是个聪明绝顶的人,即刻转向桃花,惨淡地说了句,我原以为你是一心想在罗家长久享受荣华富贵所以是真心敬我怕我的,因此认为你是在我的掌控之中的,没想到啊没想到,就是这一念导致我的心软才造成了这个满盘皆输的局面。

【伍】横祸

共 855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手法别致,跳跃式的叙述方式,让文本有一种镜头切换的蒙太奇的味道。作者以扎实的文字功底为我们呈现出了一段“暗战”,一个复仇的故事,封建大背景下的情感笼罩着包办、横行霸道、尔虞我诈等种种杂味,终究是凄凄惨惨的一段小民的情事,一段大观园的情事。这一切,随代表着朴素、馨香、坚守的栀子花浮沉,尘世间的情爱在潮湿逼仄的社会大环境下,终于也香玉消殒了。悲!我们不得不庆幸当下自由恋爱对人性的尊重。推荐阅读!【刈点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124 6】
1 楼 文友: 2012-11-24 09:2 :44 小说技法纯熟。欢迎入驻联盟!
2 楼 文友: 2012-11-24 09: 5: 9 作者的小说像一首词,有些婉约:情婉约,景也婉约。
回复2 楼 文友: 2012-11-24 18:27:49 谢谢编辑的精彩点评,初来乍到的,其实是来相互学习交流的。
 楼 文友: 2012-11-24 09:49:05 我家香尘的文字没的说,每个字都值得玩味。 我歌我的生活。
回复  楼 文友: 2012-11-24 18:28:21 有点卖瓜的味道了:)
4 楼 文友: 2012-11-24 10:21: 6 欢迎香尘!呵呵,可把你盼来了!这样出神入化的文字,谁敢叫板!嘿嘿
回复4 楼 文友: 2012-11-24 18:29: 5 蛙哥,冬安,这样的夸奖,天上估计有头牛了,是被你吹上去的,哈哈
5 楼 文友: 2012-11-24 17:09:16 老四来了,熊抱一个。你的字一向是我的大爱。
回复5 楼 文友: 2012-11-24 18: 0:1 抱吧,抱吧,冬天了,适合拥抱取暖。运动过后膝盖酸胀
生物谷灯盏细辛注射液怎么样
下肢血栓的症状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