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龙印血魂 第四十七章 大蛮

2020-01-15 17:21: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印血魂 第四十七章 大蛮

中心战场,黑海边上,陈二旦抚摸着手臂,有些着急,对着天空道:“我说你们两个家伙什么时候可以结束,伏魔地开启时间错过,就出不去了。”

zǐ龙没理会陈二旦,板砖忙里偷闲,对陈二旦道:“想出去,不过分分钟的事,你急个啥。”

“切!”陈二旦不屑,心中不爽。

他知道这两个家伙跟着自己肯定是有所图谋,也不知道最后会怎样对自己,不过现在还得巴结他们,没办法啊。

陈二旦和小白在中心战场晃荡了很久,好处是得到不少,倒是没寻找到什么了不得的宝贝,生灵都遇不到一个,想来是被大战吓得纷纷蛰伏起来。

回到海边,板砖和zǐ龙都炼化得差不多了,陈二旦想做点什么,却是无从下手,问板砖道:“那个山宝呢?帮我把它抓出来。”

板砖道:“你小子想得美,那家伙早就吓得解体,融入伏魔地了。”

陈二旦看着海水发呆,现在自己已经化气六重了,不过离苗昆还有很远的距离,而且苗昆肯定也在不停的提升修为,自己要抓紧时间。

看着海水,陈二旦突然觉得,这海水这么牛逼,若是带些出伏魔地,绝对是一桩杀手锏,反正不能只靠板砖和zǐ龙,自己得藏些手段才行。

可是这海水怎么带呢?陈二旦第一时间想到玉瓶,不知道玉瓶能不能承受海水的侵蚀。笨蛋,陈二旦突然对自己道,玉瓶内部的空间是用结界之力来分割的,又不是玉瓶本身。不信这海水还能腐蚀结界。

想到这里,陈二旦祭出玉瓶,开始吸海水,大量的黑海水被吸入玉瓶,装入第五层空间,而玉瓶没什么反应,玉瓶第五层的空间,当初陈二旦神念探测不完,那时候神念虽弱,但也说明第五层空间不小。

整片黑海可以看到水位在下降,这得被吸走多少海水。足足一个时辰,第五层空间被海水全部充满,而陈二旦明显感觉到玉瓶有些沉重,算了,差不多了,谁惹到老子,够他喝一壶。

陈二旦巩固自己的修为,一愰又过去一两日,zǐ龙将洪荒兽全部炼化,整个身子清晰了很多,魂力也长了不少。而炉鼎也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全部符文敛入板砖体内。就在这一刻,板砖显现出本体,虽然只是一眨眼,不光是陈二旦被吓得说不出话来,就是zǐ龙也是一惊。

那是一口巨大的青铜棺,不比zǐ龙本体小,上面有无数的祭文,古老而沧桑,还有无数大道环绕,极为神秘。

板砖朝陈二旦飞来,吓得陈二旦赶紧跑。

“小子,跑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板砖喊道。

陈二旦才不听,边跑边道:“他玛的晦气,你说说,谁会带口棺材在身上,换成你你会吗?还有那个死鬼龙,就剩下魂了,不要缠着老子。”

板砖道:“你跑吧,你能跑出伏魔地你就继续跑。”

陈二旦本来也是想试探板砖和zǐ龙一番,听板砖一说,停了下来,道:“那还不赶紧把大爷带出去。”

zǐ龙不语,直接附体,陈二旦抓了抓手臂,道:“别以为你是龙就了不起,不经过老子同意,随便附体是不道德的。”

“小子,你废话太多了。”zǐ龙开口。

陈二旦叫嚣道:“吆喝,你还牛逼,牛逼你不要附在我身上啊!他玛板砖多少还出点力,你个死鬼每天睡大觉,还好意思跟我装牛逼。”

zǐ龙是谁,要不是当初在那条路上被偷袭,剩下一道残魂逃遁道下界,岂会依附陈二旦。zǐ龙有他的骄傲,如今被陈二旦一说,气得险些吐血,又拿陈二旦没办法,只好不再理会陈二旦。

陈二旦坐在地上,躺下去开始睡觉。

板砖见状,笑道:“小子,还想我请你是吧,你不走我走了,你在这里等二十年吧。”

说着板砖符文闪动,准备离去。

“唉!开玩笑的,等等我。”陈二旦见好就收,赶快爬起来。

一阵符文将陈二旦包裹,板砖冲天而起,轰隆一声,击穿伏魔地的天空,冲出了伏魔地。

陈二旦只觉得脑袋一愰,转眼间,随板砖降落在一片原始山脉之中,而后板砖化成平常大小,飞到陈二旦裤腰带上。

看着参天大树,雄壮的大岳,无尽的森林,不时传来的兽吼,陈二旦有些发毛,骂道:“该死的板砖,你倒是把我带回青龙宗啊。”

板砖道:“回去干嘛,好好历练,才能成长起来。”

陈二旦又道:“那你倒是载我呀,这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去。”

“小子,想让我载你,你配吗?除非你死,不然不要想我帮你,而且你只能从我这里得到与你实力相当的帮助,一切都得靠你自己,毕竟我们也不会一直跟着你。”板砖说完,安静下去。

“切!”陈二旦不愉,往前走去。

出了伏魔地,小白化成模糊的人身,好奇的打量着四周,道:“这就是人间吗?也不咋地,除了比伏魔地明亮些,其他的都一样。”

陈二旦道:“人间是伏魔地所不能比的,走出山脉你就知道了。”

“咚咚咚!”地面震动。

“嗷吼!”

前行数里,有兽吼传来,十分狂暴,似乎在战斗。

小心穿过一片灌木丛,放眼望去,一人一兽在搏斗。

那兽有五六丈高,如小山一般,头上长着一个独角,埋头奔跑,每跑一步大地都在震抖,撞向那人。

看那人,比陈二旦高一个头,寸发,一张兽皮当裤头,遮住私处,露出古铜色的皮肤,腰间挂着一根狼牙棒,发达的肌肉高高隆起,青筋布满手臂,整个人十分强壮,散发出一股原始的野性。

那独角兽一角顶来,力能推山,寸发男子双脚蹬地,徒手抓住兽角,顶住独角兽。寸发男子承受巨大的力,任脚陷入地面一尺,不曾倒退一步。

陈二旦感叹:“好强的肉身,好磅礴的力量。”

“啊!”

寸发男子大吼一声,双手发力,活生生将独角兽搬到,摔在地上,砸起一阵泥土。

“敖吼!”

独角兽大吼,角被寸发男子搬住,头埋在地上,抬不起来。四脚不断的刨地,均是无用,站不起来。

寸发男子腾出一只手,从腰间取出狼牙棒,照独角兽头上几棒子,独角兽被敲破了头,流血断气了。

寸发男子敲死独角兽,朝陈二旦这个方向道:“朋友,请你吃兽肉。”

陈二旦吃惊,好敏锐的感官,战斗中也能发现自己,当下走了出来,道:“大哥你可真是个猛人,佩服佩服。”

“哈哈!”寸发男子笑道:“没什么猛不猛的,我们部落的人都这样。”

寸发男子十分豪爽,继续道:“来者是客,见者有份,今天我们把这独角兽吃了。”

“什么?大哥开玩笑了,这么大只独角兽,怎么吃得完。”陈二旦不可思议的道。

“吃得完,兄弟你看好了。”寸发男子说着,从兽皮口袋里掏出一些兽骨,兽骨打磨光亮,刻有古老的符文。寸发男子将兽骨按照一定方位摆在独角兽周围,然后默念咒语,那些兽骨发光,将独角兽的躯体包裹,慢慢的化为三尺大小,看得陈二旦暗叹惊奇。

寸发男子找来特殊的石头,垒成火炉,将独角兽架起来,准备烤全兽。

陈二旦手指上冒出一朵火焰,道:“大哥,我有火。”

寸发男子取出一块晶石,在陈二旦手指上点来火,晶石燃烧起来,寸发男子将晶石放火炉中道:“火,要用这种,烤起来快,烤出来的味道又美。”

“大哥,你真讲究。”陈二旦说道。

“我们部落都是这样烤的,”寸发男子道:“对了,我叫大蛮,你呢?”

“哦!大蛮哥,我叫陈二旦。”

二人边说,大蛮边用一把小刀给独角兽去皮,又取出一个酒葫芦,将角割下来放入葫芦中泡酒。大蛮道:“烤肉配美酒,这才爽。”

闻着美酒,看着烤得滴油的独角兽,陈二旦口水都流了出来。

不多时,独角兽就被烤的金黄金黄的,被大蛮加上佐料,香气四溢。

大蛮割下一块大腿肉,递给陈二旦,道:“尝尝,味道如何。”

陈二旦迫不及待,一口咬下,很有弹性,入口即化,大量的精气散发,不得了啊,大补。

二人吃着喝着,爽不可言,陈二旦忽然想起小白,道:“大蛮哥,我还有个朋友,可否也叫他尝尝。”

“朋友!好啊,快叫来。”大蛮很直爽。

小白化成人身,不过很朦胧,大蛮疑惑的看了看,也没在意。陈二旦道:“小白,没吃过吧,快尝尝。”

小白对人间的东西很好奇,便尝试吃了一口。

“恩~~好吃!”

“哈哈!”大蛮和陈二旦笑了起来。

越吃大蛮越好奇,越喝大蛮越感兴趣,一般的修士不达到炼体境,最多吃几口肉,就受不了了,毕竟这可是一只小山般的巨兽。吃一口就相当于吃几十斤,最重要的是精气,一般人的肉体根本消化吸收不了。可这陈二旦和小白居然猛吃,一只独角兽都快被吃光了。而陈二旦还喝了那么多的酒,酒也是不一般,没有达到炼体境,喝一口就醉,牛逼,比上次遇到的那两个姑娘还能吃能喝。

不得了,大蛮对陈二旦十分好奇,看他不过十六七岁,不会已经修炼到炼体境了吧,不可能。

独角兽被吃光,陈二旦打了个饱嗝,全身毛孔膨胀,险些控制不住精气。

好强的肉身,没有炼化之法,居然凭纯肉身控制住精气不让外泄,大蛮暗暗佩服。

小白也是吃得意犹未尽,还想在吃。

大蛮道:“二旦弟,不如去我们部落做客这么样。”

“好啊。”想着美酒美肉,陈二旦毫不犹豫的答应。

“太好了,”大蛮道:“不过今天猎物都被吃了,得再猎一只,带回去给部落的老人和小孩。”

“好啊,再猎一只。”陈二旦也来劲。

“哈哈!二旦弟果然性情中人,我们这就行动。”大蛮笑道。

北京肛肠医院怎么预约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主治医生
安庆癫痫病治好费用
贵阳哪里治疗癫痫病好
深圳市那个妇科医院好
分享到: